<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0550-3033148

              文章

              質疑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5-05-29

              質疑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 質疑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
              [案情簡介]最近《中國法院網》刊登了一則關于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的案例,主要內容為:丁某家住泰興市橫垛鎮,靠駕駛拖拉機運輸為生。2001年3月27日,丁某向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泰興市支公司投保一份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險,賠償限額為10萬元,保險費為260元,保險合同第十七條約定:第三者責任事故賠償后,對受害者的任何賠償費用的增加,保險人不再負責。2001年11月2日,丁某駕駛拖拉機與王某相撞,致坐在摩托車后座上的李某受傷,后李某訴至法院,要求丁某賠償損失。法院于2002年3月18日判決丁某賠償李某醫療費等損失3267元,丁某按法院判決的數額賠償后,保險公司按合同的約定進行了理賠,丁某在保險公司的賠款收據上加蓋了私章,該收據上載明:“你公司對該出險案的一切賠償責任業已終了”。其后交通事故受害者李某又因二次手術費用等損失再次向法院起訴,法院于2003年9月10日判決丁某賠償李某二次手術費、殘疾者生活補助費等合計10501元。丁某遂再次向保險公司要求理賠,但遭到拒絕,丁某于2003年10月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令保險公司賠償保險金。法院審理后認為,保險公司按照與丁某所簽訂的保險合同的約定已經理賠了第三者責任險,根據保險合同第十七條的約定,對第三者責任險實行一次賠償終了的原則,丁某要求保險公司二次理賠沒有合同依據?!?a >保險法》第二十五條規定“對其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數額不能確定的,應當根據已有證明和資料可以確定的最低數額先予支付”,而丁某在第一次要求保險公司理賠時其主張的數額是確定的,并非不能確定,故丁某以此規定要求二次理賠沒有法律依據。同時,丁某在第一次要求理賠時在保險公司的賠款收據上蓋章,確認“對該出險案的一切賠償責任業已終了”,據此,其再次要求理賠亦無道理,因此江蘇省泰興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了原告丁某的訴訟請求。
                [法理分析]在保險理賠工作中,保險人在向被保險人支付賠款時往往都在賠款收據上載明:“你公司對該出險案的一切賠償責任業已終了”,并要求被保險人在賠款收據上簽名確認。而在審判實踐中,司法機關對于某些特殊案件的判決常常并不是一次性判決,而是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和法律的有關規定,判決賠償權利人就某些費用在條件成熟時還可以另行起訴,這樣就產生了“一次性賠償結案”與“另行起訴”之間的矛盾,歸根到底就是作為格式條款的保險合同的規定和法律規定之間的沖突,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訴訟案。究竟是根據合同規定還是依據法律規定來處理保險理賠工作,筆者認為應當根據法律的規定來做好保險理賠工作,保險人的“一次性賠償結案”條款屬于違法條款,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應當歸于無效。主要理由如下:
                一、“一次性賠償結案”違反了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我國《保險法》第25條規定“保險人自收到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請求和有關證明、資料之日起六十日內,對其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數額不能確定的,應當根據已有證明和資料可以確定的最低數額先予支付;保險人最終確定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數額后,應當支付相應的差額”。法律作出這樣的規定,恰當地解決了“一次性賠償結案”與“另行起訴”之間的矛盾,而保險人在理賠工作中并沒有履行該條強制性法律規定,而一味地規定所謂的“一次性賠償結案”,明顯地違背了保險立法的宗旨和精神,損害了被保險人的正當權益。當然屬于無效條款。在本案中,保險人是否將保險法律規定的保險人“先行賠付”義務告知被保險人則是不言而喻的,保險人未盡“先行賠付”義務,而采取“一次性賠償結案”處理保險理賠工作,也違反了法律明確規定的對保險合同條款的如實告知義務,即對保險條款的說明義務。由此可見在本案中保險人制定的所謂的“一次性賠償結案”條款不僅違反了法律的強行性規定,而且保險人也未盡如實告知義務(即對保險條款的說明義務),所以“一次性賠償結案”條款應當歸于無效。
                二、“一次性賠償結案”排除了被保險人的主要權利。在保險合同中,被保險人最重要的權利就是索賠請求權。我國《合同法》第39條規定:采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和義務;《合同法》第40條規定: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我國任何保險法律都沒有賦予保險人對保險案件可以“一次性賠償結案”,所以保險人單方面印在賠款收據上“你公司對該出險案的一切賠償責任業已終了”屬于無效約定,應當歸于無效。由此可見,保險人在出具的賠款收據上載明的“一次性賠償結案”的內容不僅嚴重違反了公平原則,而且排除了被保險人的主要權利(受保險合同保障的索賠請求權),從法律上而言屬于無效約定。
                三、“一次性賠償結案”違背了保險理賠的基本原理。在保險理賠中有兩種索賠基礎,一種是“期內發生式”;一種是“期內索賠式”。而機動車輛第三者責任險采取的是“期內發生式”,其基本涵義是以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之內作為保險人承擔責任的基礎,即只要保險事故發生在保險期限內,保險人就根據相關保險法律規定和保險合同約定來履行賠償責任,可見既然“另行起訴”是發生在保險期限內的事故,并且是依據法律規定來處理同一次保險事故的后繼事項,此時保險人應當明確告知被保險人可以要求行使“先行賠付權”,而不能單方面采取“一次性賠償結案”的做法,從而避免被保險人喪失后續的索賠請求權(即被保險人對“另行起訴”損害賠償的再次索賠請求權),切實維護被保險人的合法權益。
              質疑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 質疑保險理賠“一次性賠償結案”

              跪下滴蜡变态光屁股挨打
                <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