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0550-3033148

              文章

              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有效嗎?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6-11-30

                 近年來,在校大學生于畢業前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現象已越來越普遍了。但發生糾紛后用人單位以大學生未領取畢業證,仍是學生,不具備勞動關系主體資格為由否定合同效力的情形時有發生,導致糾紛頻發。那么,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合同有效嗎?學生畢業是勞動就業的法定準入門檻嗎?江蘇首例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勞動合同糾紛案引出的熱議話題——

                 意義:鑒于法院的判決,對解決在校大學生臨畢業前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合同效力作出的獨創性判決,對規范大學生就業市場秩序有著重大的現實意義,此案被江蘇省高院列為示范性案例,向全省推廣。

                 一名在校大學生,邊完成論文邊找工作,憑學校發給的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與用人單位簽訂了勞動合同。誰知,在勞動合同期限內,大學生發生交通事故無法上班,用人單位便以大學生未領取畢業證,仍是學生,不具備勞動關系主體資格為由,要求確認合同無效。那么,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合同有效嗎?學業畢業是大學生勞動就業的法定準入門檻嗎?江蘇首例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勞動合同糾紛案,經過一裁二審,雖有不同的結論,但法院的判決從司法層面上,對在校大學生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的效力給出了答案。

               

              尚未畢業找工作  一紙協議遂心愿

               

                 現年24歲的郭小娜是江蘇省海門市人。2003年7月,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徐州建筑職業技術學院??忌洗髮W后,學好知識,畢業后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成了郭小娜最大的心愿。于是,郭小娜刻苦學習,僅用二年半的時間,就修完所有的課程,只等完成論文及答辯,就可以畢業了。

                 2006年2月,深知大學畢業生就業難的郭小娜想到還有一年半的時間才到畢業的時間,便向學校申請到《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想利用放寒假在家的機會找份工作,在余下的時間里邊工作邊完成論文,為自己積累社會經驗,解決畢業后就業之憂。

                 讓郭小娜感到欣慰的是,春節剛過,她便從媒體上看到海門市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門公司)欲招聘一名辦公室文員的招聘啟事,便拿著報紙和《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忐忑不安地前去報名應聘。經過層層考核和面試后,各方面表現優秀的郭小娜在眾多的競爭者中脫穎而出,被海門公司錄用,并于2006年2月27日與海門公司簽訂了一份《勞動合同協議書》,約定:郭小娜擔任職務為辦公室文員;合同期限為一年,從2006年2月27日至2007年2月27日止;其中試用期為三個月,從2006年2月27日至2006年5月27日止;試用期月薪為500元,試用期滿后,按乙方(郭小娜)技術水平、勞動態度、工作效益評定,根據評定的級別或職務確定月薪。協議還約定了雙方其他權利義務。

                 合同期限只有一年,合同期滿后郭小娜還沒有畢業,這與郭小娜心中的期望有一定的距離,郭小娜不免感到一絲失望。見郭小娜略帶失望的表情,單位領導鼓勵郭小娜說:“好好工作,只要干得好,合同到期后,我們還可以續約的,相信你會永遠成為我們公司的一員?!眴挝活I導的鼓勵,讓郭小娜充滿了信心,她十分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虛心請教,努力工作,很快就贏得了領導的信任和同事們的贊賞??墒?,一場意外事故毀掉了郭小娜心中的希望,還與單位引發了一場官司。

               

              意外事故生糾葛  合同效力成焦點

               

                 2006年4月21日,郭小娜下班回家,卻不幸發生交通事故。因傷情較重,郭小娜不能再到公司上班,只能在家治療和休息。其間,經學校同意,郭小娜也只能以郵寄方式完成論文及答辯,并于2007年7月1日正式畢業。

                 事故發生后,郭小娜認為自己是在下班的途中因交通事故受傷,按照法律的規定,自己的受傷應認定為工傷。于是,2006年11月8日,郭小娜向勞動部門提出認定勞動工傷申請。讓郭小娜沒有想到的是,海門公司在得知郭小娜向勞動部門提出工傷申請的同時,也向勞動部門提出仲裁申請,要求確認與郭小娜之間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對于海門公司的行為,郭小娜感到失望和憤怒,遂對海門公司的仲裁申請提起反訴,請求確認合同約定試用期為三個月,試用期月薪500元等條款違法,要求月薪按社會平均工資標準執行,同時要求海門公司為自己辦理社會保險,繳納保險金。

                 2007年4月20日,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于作出了仲裁裁決書,認為郭小娜在簽訂勞動合同時仍屬在校大學生,不符合就業條件,不具備建立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其與海門公司訂立的勞動合同協議書自始無效。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裁決海門公司與郭小娜于簽訂的《勞動合同協議書》無效,并駁回郭小娜的反訴請求。

                 勞動爭議仲裁委員作出仲裁裁決后,郭小娜不服,于2007年5月28日來到江蘇省海門市法院,一紙民事訴狀,將海門公司推上了被告席,要求確認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協議書》有效。

                 郭小娜訴稱,2006年2月,海門公司發布招工啟事招收辦公室文員,本人獲悉后持學校發給的《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前去報名應聘,經海門公司負責人面試后同意錄用,于2006年2月27日簽訂了《勞動合同協議書》一份。后海門公司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請,要求確認該勞動合同無效。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于2007年4月20日作出裁決,裁決本人與海門公司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本人認為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的裁決缺乏法律法規的依據,因此,提起訴訟,請求確認本人與海門公司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有效。

                 海門公司辯稱,郭小娜在簽訂勞動合同時仍是在校大學生,不具有勞動關系的主體資格,作為一個自然人不能同時擁有職工和學生兩種身份,所以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是無效的,另郭小娜要求確認勞動合同有效,其目的是為其交通事故要求海門公司辦理勞動保險,而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勞動部門不可能為學生進行投保,所以,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的裁決完全正確,請求駁回郭小娜的訴訟請求。

              法院受理此案后,于2007年6月19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了本案。由于本案系新類型案件,涉及的法律關系復雜,加之此案經當地媒體披露后,又立即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特別是廣大的大學生更是對該案的判決拭目以待,法院遂于2007年8月20日決定將此案的審理程序由簡易程序轉為普通程序,于同年10月30日再次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

                 那么,郭小娜是否具備勞動主體資格?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協議是否有效?這不但成了社會廣泛關注的熱點,也成為原、被告雙方爭辯的焦點。法庭上,郭小娜和海門公司圍繞爭議焦點,唇槍舌戰,互不相讓。

                 郭小娜認為,自己已年滿十六周歲,就具有就業的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學校已經向自己發放了雙向選擇推薦表,就具有到社會上就業的資格。推薦表中已載明了本人的情況,包括尚未正式畢業的事實,海門公司錄用時予以了審查,不存在隱瞞和欺詐,法律也沒有禁止本人這類人員就業的規定,因此認定本人不具備勞動主體資格不當,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應當有效。

                 海門公司認為,郭小娜在簽訂勞動合同時是在校大學生,其應受學校的管理,不可能同時具有勞動者的身份,不可能成為企業成員,因此,郭小娜不具備簽訂勞動合同的主體資格,勞動仲裁部門的裁決正確,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

               

              唇槍舌劍不相讓  法院依法來斷明

               

                 海門市法院經審理后認為,郭小娜已年滿16周歲,已符合《勞動法》規定的就業年齡,其在校大學生的身份也非《勞動法》規定排除適用的對象,何況,郭小娜已取得學校頒發的《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已完全具備面向社會求職、就業的條件。海門公司在與郭小娜簽訂勞動合同時,對郭小娜的基本情況進行了審查和面試考核,對郭小娜畢業的情況也完全知曉。在此基礎之上,雙方就應聘、錄用達成一致意見而簽訂的勞動合同應是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不存在欺詐、隱瞞事實或威脅等情形,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也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有關規定,因此,該勞動合同應當有效,應對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原勞動部《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勞動部意見》)第12條規定:“在校生利用業余時間勤工助學,不視為就業,未建立勞動關系,可以不簽訂勞動合同”,但本案郭小娜作為行將畢業的大學生持《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實施應聘就業活動,并到海門公司工作,此情形不屬于利用業余時間勤工助學,因此,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據此認定郭小娜不符合就業條件,繼而確認《勞動合同協議書》自始無效不當,應予糾正。

                 綜上,郭小娜持《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與海門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協議書》不具備法定無效的情形,因此,郭小娜的訴訟請求,法院予以支持。

                 2008年1月15日,法院依據法律的有親規定,作出一審判決,判決郭小娜與海門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協議書》有效。

                 一審判決后,海門公司不服,向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在上訴中,海門公司提出:郭小娜在簽訂勞動合同時系在校大學生,其行為還需受所在學校的管理,完成學校交給的學習任務,與社會上其他務工者是有差別的,因此她并不具備勞動關系主體資格。勞動主管部門也就大學生在校期間,利用課余時間參加社會實踐的行為作出相關認定,認為在校大學生并不是合格的勞動關系主體。故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的裁決是正確的,一審判決認定勞動合同有效不當。據此,海門公司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無效。

                 郭小娜對海門公司的上訴進行了答辯。她說:“學校發給我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說明學校已確認我具備了畢業生資格,并非海門公司所說的‘在校大學生’,我們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應為有效?!?/span>

                 南通中院經審理后認為,《勞動部意見》第4 條規定:“公務員和比照公務員制度的事業組織和社會團體的工作人員,以及農村勞動者(鄉鎮企業職工和進城務工、經商的農民除外)、現役軍人和家庭保姆等不適用勞動法?!?/span>并未將未畢業的大學生包括在內。郭小娜與海門公司訂立“勞動合同協議”時,已年滿21周歲,具備與用工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行為能力和責任能力。作為高等院校的學生,郭小娜雖尚未畢業,但其亦為勞動力市場的擇業者,學生身份并不當然限制其作為普通勞動者加入勞動力群體。只有在教育管理部門及高校本身為履行教育管理職責,督促學生圓滿完成學業,明確禁止大學生在學習的同時與用人單位建立勞動關系的情況下,大學生才不得與用人單位訂立勞動合同,建立勞動關系。在教育管理部門及高校本身因學生已完成或基本完成學業,從而對學生已不作此要求時,大學生參與勞動關系應不受限制。這是落實國家促進就業政策的需要,也是保障勞動者合法權益的需要。本案中,郭小娜已基本完成學業,并持有學校為促進學生就業而發給的《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其應聘求職的行為受到管理部門與高校本身的鼓勵,應認定為適格的勞動主體。

                 《勞動部意見》第12條規定:“在校生利用業余時間勤工助學,不視為就業,未建立勞動關系,可以不簽訂勞動合同?!痹摋l規定僅針對利用學習之余空閑時間打工補貼學費、生活費的在校學生,不僅包括大學生,也包括中學生;所涉情形僅指在校學生不以就業為目的,參加短期或不定期勞務工作以獲取一定勞務報酬的情況,這與本案情形迥然不同。本案中,郭小娜持就業推薦表應聘海門公司辦公室文員職位,就業目的明確,客觀上作出了與海門公司建立勞動關系的意思表示,并已實際訂立了勞動合同,其所為法律行為與大學生未完成學業時的勤工助學行為顯然非同一性質。關于海門公司所稱的畢業實習問題,大學生臨近畢業時,確實常常有實習任務,但大學生實習是以學習為目的,到機關、企業、事業單位甚至是農村參加社會實踐,鞏固、補充課堂知識,沒有工資,不存在由實習生與單位簽訂勞動合同、明確崗位、報酬、福利待遇等的情形。顯而易見,郭小娜的情形不屬于勤工助學或實習,而應該屬于就業。

                 海門公司作為依法注冊的有限公司,具有當然的用工主體資格,而郭小娜具有勞動權利能力和勞動行為能力,亦已基本完成學業,不再受限于教育管理,相反卻是鼓勵就業對象,其作為勞動合同主體身份適格。在招聘、應聘過程中,海門公司對郭小娜應聘的辦公室文員一職并無學歷方面的要求,郭小娜尚未拿到畢業證書不影響合同生效,何況郭小娜已于2007年7月取得了畢業證書。海門公司對委小莉的身份有全面的了解,知曉其已完成學業,可以正常上班工作,但尚未畢業等情形,雙方當事人在訂立勞動合同過程中意思表示真實、明確,無欺詐、威脅等情形。案涉勞動合同約定的工作任務、勞動報酬等主要權利義務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亦不存在顯失公平的情形。因此,比照我國勞動法律的規定,案涉勞動合同不存在的無效情形,依法應為有效合同同。

                綜上所述,郭小娜具備訂立勞動合同的主體資格,其與海門公司所訂立的勞動合同依法有效。

              2008年7月27日,法院依據法律的有關規定,作出終審判決,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法官說法:

               

                 進入二十一世紀,象牙塔里的莘莘學子們突然發現,找工作對于他們來說不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而且是越來越困難了,僅2007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突破500萬人,加上之前尚未就業的大學生,且年年如此循環,形勢十分的嚴峻。面對大學生就業難的嚴峻形勢,學校和學生都在積極的探索,努力提高大學生就業率。目前,最普遍的做法,就是學生修完所有的課程后,帶著學校的《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走上社會推銷自己,并利用這段時間邊完成論文邊工作,盡可能的在大學畢業前與用人單位簽下勞動合同。這種做法,是目前大學生解決勞動就業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可是,大學生們在簽訂勞動合同時,他們往往想不到這樣的勞動合同是否有效?如果用人單位以大學生未領取畢業證,仍是學生,不具備勞動關系主體資格為由否定合同效力,他們便不知道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就在筆者行文時候,采訪了六個即將畢業的大學生,他們竟都回答大學生沒有畢業,屬于實習期,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合同是無效的。本案的發生,從法律上明確了此種勞動合同的效力,對廓清爭議,保護大學生的合法勞動權益,規范企業的用工行為,規范大學生就業市場秩序,有著重大現實意義。

                 本案涉及的法律問題主要是無效勞動合同的確認標準問題。根據我國勞動法及有關法律法規的規定,決定勞動合同效力的情形有很多,如主體是否適格,當事人是否意思表示一致,合同的內容是否合法等。與本文相關的,是臨近畢業的大學生這種特殊主體,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是否有效的問題。對于主體適格問題,我國勞動相關法律法規沒有嚴格的限制,一般來講,對于勞動者,只要達到法定年齡,身體健康,對于用人單位,具有勞動用工權,勞動者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合同就應當有效。對于臨近畢業的大學生與用人單位的勞動合同效力問題,有關法律人士指出:首先,《勞動部意見》第12條是從簡化繁鎖手續、有利于勤工助學的目的設立的,不是為了剝奪權利而設;其次,大學畢業并非勞動就業的法定準入門檻;第三,教育管理部門的管理規范并無對抗勞動合同法的效力。所以,大學生臨近畢業,邊完成論文邊找工作,雖暫未領畢業證,但已基本完成了學業,學校已發給了畢業生雙向選擇就業推薦表,且大學畢業不屬于勞動法規定的就業準入門檻,故大學生為適格的勞動關系主體,其與用人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依法應認定為有效。

                 本案中,海門公司主張合同無效的理由是郭小娜主體不適格,但郭小娜已達到法定勞動就業年齡,作為已基本完成學業、擁有完全勞動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的自然人,其所屬院校不僅未限制其參與社會工作,相反,為促進大學生就業,已向其發放了就業推薦表,鼓勵其從速謀職。此時,若再以未領畢業證來否定其勞動者主體身份,顯然是不當認定了勞動者這一法律概念的內涵,損害了大學生的合法勞動權利。因此,法院在查清事實上基礎上,確認涉案合同有效是正確的。

              跪下滴蜡变态光屁股挨打
                <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