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0550-3033148

              文章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來源:網絡   作者:未知  時間:2016-12-20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012)皖刑終字第00399號

                原公訴機關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武鵬山,綽號武大四,男。2011年7月5日因涉嫌犯故意殺人罪被來安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9日經來安縣人民檢察院批準被來安縣公安局執行逮捕?,F羈押于來安縣看守所。

                辯護人陳樂,安徽皖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滁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武鵬山犯故意殺人罪,原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王玉蘭、范玉柱、王安花、范明遠、周正萍、范明洋、范文文提起附帶民事訴訟一案,于2012年7月2日作出(2012)滁刑初字第0000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武鵬山對判決的刑事部分不服,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2年10月10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安徽省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高鈞、陸軍依法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武鵬山及其辯護人陳樂等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被告人武鵬山在安徽省金禾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車間任焊工期間,因工作瑣事與該車間副主任暨被害人范先忠產生矛盾。2011年7月5日9時許,武鵬山在車間持焊錘毆打范,被同事曹洋等人制止。武鵬山被公司領導帶到辦公室進行勸導教育,公司派人將范先忠送到醫院就診。武鵬山離開公司后,又趕往來安縣人民醫院。10時42分許,武鵬山在急診科醫護辦公室找到范先忠,用雨傘戳搗范并與范發生口角,武鵬山遂持焊錘毆打范先忠。在醫院陪護其兄的范先河見狀便與武鵬山廝打,二人從醫護辦公室廝打至急診科南北走廊和東西走廊。期間,范先河持裁紙刀致武鵬山的左手臂受傷,武鵬山持焊錘致范先河的枕頂部受傷。在東西走廊處,武鵬山持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捅刺范先河,致范先河的胸、手等部位受傷后手捂胸口離開。武鵬山返回醫護辦公室,又持水果刀連續捅刺范先忠,范先忠躲至二病室,武鵬山緊追其后,在該病室內繼續持刀捅刺范先忠,致范先忠的肩、胸、腰、前臂等部位受傷后踉蹌至四病室東墻處倒地。范先忠、范先河經搶救無效死亡。10時44分許,武鵬山離開來安縣人民醫院前往該縣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投案。經鑒定:被害人范先忠、范先河系被單刃銳器刺破心臟死亡,被告人武鵬山的左臂傷為輕微傷。

                原判據以認定上述事實的證據有現場勘驗檢查、辨認、提取、人身檢查等筆錄,刑事攝影照片,刑事科學技術鑒定書,證人儲曉暉等人證言,被告人武鵬山供述,視聽資料及物證、書證等。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武鵬山因瑣事而持刀故意非法剝奪他人生命,致二人死亡,其行為已構成故意殺人罪。本案雖系因民間矛盾激化引發,武鵬山具有自首情節,但二被害人對矛盾激化不負有直接責任,無明顯過錯,且武鵬山犯罪手段殘忍,情節特別惡劣,后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極大,尚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原審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五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四條的規定,認定被告人武鵬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判決對犯罪工具折疊式彈簧水果刀、焊錘予以沒收。

                原審被告人武鵬山上訴提出:其沒有捅死二被害人的故意,是在與二被害人廝打過程中,因惱怒而不計后果地持刀捅刺,屬間接故意殺人,犯罪情節不是特別惡劣,手段不是極其殘忍,社會危害不是極大,其案發后主動投案,如實供述,系自首,且積極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在一審庭審中沒有避重就輕,原判對其判處死刑過重,請求二審對其從輕處罰。

                其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是:1、本案系是上訴人武鵬山在與被害人范先忠因工作中的矛盾激化導致的互毆中不計后果持刀捅刺造成的,主觀惡性不是特別深,犯罪情節不是特別惡劣,手段不是極其殘忍,社會危害不是極大,不應判處死刑。2、上訴人案發后主動到公安機關投案,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減輕處罰。3、上訴人歸案后真誠悔罪,愿意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請求二審對其從輕處罰。

                出庭檢察員的意見是:本案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武鵬山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武鵬山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特別嚴重,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社會危害性極大,故本案雖系民間矛盾引發,武鵬山具有自首情節,但尚不足以對其從輕處罰。武鵬山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建議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上訴人武鵬山在安徽省金禾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車間任焊工期間與擔任該車間副主任的被害人范先忠因工作發生矛盾。2011年7月2日,武鵬山以健康欠佳為由向公司申請調整崗位。7月5日9時許,該公司經理方泉在其辦公室告知武鵬山,暫無合適的崗位可供調整,武鵬山為此心生報復范先忠之念,遂返回車間持焊錘毆打范先忠,后被同事曹洋等人予以制止。方泉聞訊后到車間將武鵬山帶回辦公室進行教育,并安排該車間主任儲曉暉帶范先忠到醫院檢查,被害人范先河聞訊趕至來安縣人民醫院陪同其兄范先忠診療。武鵬山離開公司后又生報復范先忠之念,并從儲曉暉處確認范先忠在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10時42分許,武鵬山在急診科醫護辦公室找到范先忠,用雨傘戳搗范先忠并與范先忠發生口角,武鵬山遂持焊錘毆打范先忠。范先河見狀便與武鵬山互毆,二人從醫護辦公室廝打至急診科的南北走廊和東西走廊處。期間,范先河持裁紙刀致武左手臂受傷,武鵬山持焊錘致范先河枕頂部受傷。在東西走廊處,武鵬山持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捅刺范先河,致范先河胸、手等部位受傷,范先河手捂胸口離開。武鵬山又返回醫護辦公室,持水果刀捅刺范先忠數刀,范先忠躲至二病室,武鵬山緊追其后,在該病室內繼續持刀捅刺范先忠,致范先忠肩、胸、腰、前臂等部位受傷,范先忠從二病室踉蹌至四病室東墻處倒地。10時44分許,武鵬山離開來安縣人民醫院前往該縣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投案。范先忠、范先河經搶救無效死亡。經法醫鑒定:被害人范先忠、范先河系被單刃銳器刺破心臟死亡,武鵬山的左臂傷為輕微傷。

                上述事實,有經一審庭審舉證、質證,本院予以確認的下列證據證實:

                1、報警記錄、刑事案件登記表及武鵬山歸案情況的說明證實:2011年7月5日10時40分至52分,來安縣公安局110接到多名群眾關于來安縣人民醫院內有人被捅傷的報警。10時40分左右,儲曉暉到來安縣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報案,稱武鵬山在來安縣醫院殺人了,幾分鐘后,武鵬山攜操作錘和水果刀到城北派出所投案,派出所的干警將武鵬山控制住并將武鵬山攜帶的操作錘和水果刀取下。

                2、人身檢查筆錄證實:2011年7月5日,來安縣公安局偵查人員在來安縣城北派出所對武鵬山進行了人身檢查,發現其左手臂內側有一處傷痕,并將其所用捅刺范氏兄弟的帶有血跡的水果刀、焊錘依法予以扣押。物證焊錘、水果刀一審庭審中出示,經武鵬山辨認無異議。

                3、現場勘驗檢查筆錄、現場示意圖及現場照片記載、反映:案發現場位于來安縣人民醫院門診部一樓西邊急診科,急診科門對面見來安縣人民醫院商店。急診科走廊自南向北為T型,走廊東側為醫護辦公室,西側為四病室,往北自西向東為一、二、三病室。中心現場位于急診科的走廊、醫護辦公室及二病室。在急診科左側門角鐵皮上、四病室門前地面及東墻面、三病室西南側地面、二病室門前地面、二病室內入門處地面、一病室門前地面、醫護辦公室內地面均檢見可疑斑跡,在急診科走廊由南向北見五枚沾有可疑斑跡的足跡,公安機關對上述可疑斑跡均依法予以了提取,在醫護辦公室西墻角地面檢見一長11厘米的刀片、在二病室門東側檢見一把裁紙刀的紅色刀柄,在急診科門外西南處搶救室左側門后檢見一條有血跡的長褲,均原物提取。提取筆錄印證了公安機關依法對上述可疑斑跡、物品予以提取的事實。

                4、提取筆錄、扣押物品清單證實:公安機關經依法見證,從武鵬山處提取血樣一份、藍色工作服一套、黑色皮鞋一雙、染有可疑斑跡的水果刀及焊錘各一把;從被害人范先忠尸體上提取血樣一份、短袖襯衫一件、藍色長褲一條、黑色皮鞋一雙、胃及內容物一份;從被害人范先河尸體上提取血樣一份、藍色短袖T恤一件、灰色長褲一條、迷彩鞋一雙、胃及內容物一份;從來安縣醫院急癥科工作人員金梅處提取雨傘一把。

                5、法醫物證檢驗鑒定書、理化檢驗鑒定報告書證實: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門口、急診科醫護辦公室內、急診科一病室門前走廊處、焊錘上、武鵬山上衣左前片處、范先河右褲腿處、裁紙刀片上的可疑斑跡均檢見人血反映,檢出相同人基因型,支持為武鵬山所留。

                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走廊及走廊處的腳印、急診科二病室(室內、門口及門前走廊處)、武鵬山衣服上(右口袋、左右褲腿)、范先忠衣服上(短袖襯衫左前片、左右褲腿)、范先忠左右鞋上、水果刀刀柄上的可疑斑跡均檢見人血反映,檢出相同人基因型,支持為范先忠所留。

                范先河衣服上(短袖T恤前襟、左右褲腿)及左右鞋上的可疑斑跡均檢出人血,支持為范先河所留。

                水果刀刀尖、刀刃中的可疑斑跡均檢出混合人基因型,包含有武鵬山、范先忠的基因型。

                6、手印鑒定書證實:公安機關現場提取刀片上的手印與范先河樣本右手食指指印為同一人所留。提取筆錄證實公安機關依法從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地面的刀片上提取一枚指紋,在來安縣城北派出所依法提取了武鵬山的十指指紋,在來安縣殯儀館依法提取了死者范先河、范先忠的十指指紋。

                7、法醫學尸體檢驗鑒定書、法醫學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書、理化檢驗鑒定報告證實:

                范先河尸體右胸部有三處傷口,左手橈側有一斜行創口,枕頂部多處不規則的頭皮出血,胸骨右側第5、6肋間隙肌肉裂開,創深達胸腔,心包破裂。其頭皮下出血形狀不規則,面積較小,為具有較小接觸面的鈍器所致。范先河胸部及左手創口均表現為創緣整齊,創壁光滑,創角一鈍一銳,為單刃銳器所致。結論為死者范先河系被單刃銳器刺破心臟死亡。

                范先忠尸體右鎖骨下、右乳外上方、左乳內側分別有一斜行創口,左側胸部自上而下有三處創口。左腰部、左前臂外側、左膝內側分別有一創口。胸骨左側第5肋完全骨折,肌肉損傷出血。左第6、7肋骨腋前線處不完全骨折,左第8肋骨腋中線完全骨折。右第6肋骨不完全骨折。胸腔大量積血。兩肺均嚴重壓縮,左右肺下葉均破裂,心包破裂。其創口表現為創緣整齊,創壁光滑,創角一鈍一銳,分析為單刃銳器所致。結論為死者范先忠系被單刃銳器刺破心臟死亡。

                武鵬山左前臂創口創緣平整,創周未見表皮剝落,創口長達9.0cm,分析為銳器所致,損傷為輕微傷。

                8、調崗申請書證實:2011年7月2日,武鵬山以視力下降和身患高血壓不能登高為由向公司申請重新安排工作。

                9、來安縣人民醫院監控錄像、武鵬山、蔣倫對錄像內容的辨認筆錄證實了武鵬山到達及離開來安縣人民醫院急癥科的時間。并證實武鵬山先與范先河在二病室前東西走廊處廝打后退回醫護辦公室前的南北走廊處,范先河捂著胸口從走廊東口離開;武鵬山又在南北走廊追逐范先忠至東西走廊的二病室方向,后范先忠在倒在四病室東墻面的走廊處;同時證實在廝打時,蔣倫一直跟在武鵬山身后觀看。

                10、證人儲曉暉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武鵬山與范先忠因工作存在一些矛盾,武鵬山定級為副操手之事由他與范先忠、董家德共同研究并口頭上報由公司決定的。2011年7月5日上午,武鵬山和范先忠在車間打架,他騎摩托車帶范先忠前往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范先忠的兩名親戚來到醫院,一人不久便離開,另一名穿T恤的男子(當時聽范先忠講是其弟弟范先河)留下陪護。其間,武鵬山打電話問他是否還在醫院,他說在等CT結果。范先忠在醫院急診科醫護辦公室就診時,武鵬山進來持一把長傘搗范先忠的腰部并與范先忠再次發生糾紛。范先忠的弟弟范先河遂上前打武鵬山,二人廝打至醫護辦公室外走廊的北面。他因拉著范先忠而沒有跟隨,等他走至急診科北面巷口時,武鵬山返回醫護辦公室,掏出一把刀捅刺范先忠,范抱著頭蹲在地上。他因害怕未敢勸阻,便跑到城北派出所報案。從派出所返回醫院的途中,遇見渾身血跡的武鵬山一邊打電話一邊往城北派出所走。證人董家德的證言亦證實武鵬山定級為副操手之事由車間主任儲曉暉、副主任范先忠和他三人共同研究并口頭上報由公司決定的,定級主、副操手主要是依據車間焊工的工作量。

                11、證人蔣倫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2011年7月5日上午,他作為駕駛員在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值班。10時許,范先河陪范先忠在急診科就診。醫生黃少冠給范先忠診斷期間,武鵬山持鐵錘砸范先忠,范先忠就跑。武鵬山緊追其后,范先河拉扯武鵬山,二人即廝打在一起。范先河抓住武鵬山手中的鐵錘,互相爭奪至急診科西北方的病房門口。在該處,二人互相爭奪鐵錘僵持不下之時,武鵬山拿出一把刀捅刺范先河胸口數刀,范先河被捅后不再爭奪而是手捂胸口。武鵬山又持刀竄進醫護辦公室朝范先忠身上捅刺數刀。范先忠跑進急診科北面的二病室,武鵬山追上后又朝范先忠身上繼續捅刺。后武鵬山從二病室出來沿著護士辦公室方向離開,范先忠、范先河經搶救無效死亡。

                12、證人平國霞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2011年7月5日10時許,范先忠到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就診,醫生黃少冠在醫護辦公室給病人辦理住院觀察手續時,武鵬山持長傘進來,并用長傘碰范先忠說:“你怎么樣?”范先忠答:“你還想打我?”武鵬山也回了一句,雙方即廝打。陪同范先忠的范先河也參與其中,武鵬山拿出一把金屬錘打對方。雙方在走廊里打作一團,她便打手機報警。后看見范先忠渾身是血的躺在醫護辦公室與急診四病房之間的走廊里,她見狀即搶救傷者。此時,武鵬山手里拿著刀和金屬錘從醫護辦公室門前的通道往外跑。

                13、證人路傳芹證言證實:2011年夏的一天10時許,她抱著被褥經過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時,看見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在急診科的走廊處由南向北追一40多歲的男子,后他們追至東西走廊。片刻,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返回醫護辦公室,她透過窗戶看見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用一東西朝該辦公室內的另一男子身上連續捅戳數下。

                14、證人梅云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10時40分許,她在來安縣人民醫院一樓門診掛號處聽見西邊急診科的東西走廊傳來類似推車撞擊的聲音,她出門看見穿一套藍色工作服的高個男子持一把約40公分長的鐵器擊打另一男子的頭部。她因事返回辦公室,當她再次伸頭時,看見穿藍色工作服的高個男子持一把短刀朝被打的男子連捅數刀。

                15、證人肖有申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10時許,他和雇主余程呈在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走廊處安裝醫院的制度牌時,一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和一人從醫生辦公室廝打至走廊北面的拐彎處,其中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手持一根像棍子的金屬器械在打。片刻,穿藍色工作服的男子從走廊北面走回醫生辦公室。臨走時,他看見一人躺在走廊里。證人余程呈證言與其證言相印證。

                16、證人黃少冠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9時許,兩名男子陪同范先忠到來安縣人民醫院急診科就診。范先忠告訴他,其肩膀和胸部被他人打傷。他讓范先忠作了胸片檢查,并建議范做CT檢查,以便明確診斷并建議范住院觀察。他在寫病歷的時候,聽見走廊里有轟隆轟隆的聲音,護士長平國霞和駕駛員蔣倫聽到聲音后也跟著出去,回來后告訴他,范先忠和陪范一起來的人被捅傷了。

                17、證人方泉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8時許,三胺二車間主任儲曉暉向他匯報,其車間的武鵬山與范先忠有矛盾,希望公司能將他們調開。半小時后,他讓盛斌把武鵬山給喊到辦公室對其進行思想教育。武鵬山始終強調范先忠和其過不去,對其態度不好,不拿其當回事。臨走時說:“算了,我干脆不干了,不如打范先忠一頓?!彼簿o隨其后,因為腿不方便,沒有追上武鵬山。等他到三胺二車間時,武鵬山已將范先忠壓在身下,周圍也有人勸架。為了緩和矛盾他將武鵬山又帶回辦公室和盛斌一起作武的思想工作,武鵬山亦答應不再鬧事。期間,儲曉暉打電話向他匯報帶范先忠到醫院檢查之事。之后,儲曉暉又打電話告訴他,武鵬山把范先忠給捅了。證人盛斌的證言與其證言相印證。

                18、證人曹洋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9時許,武鵬山在二車間將范先忠按在尿素堆上,持焊錘砸范先忠的后背。他和工友戴義濤一起上前勸架,他按著武鵬山的左手奪下焊錘,戴義濤按著武的右手將武鵬山拉開。方泉趕到現場將武鵬山帶到辦公室,范先忠則蹲在地上喊疼。10時許,武鵬山從二車間經過一車間對他說,事與其無關,其不該拉架。武鵬山說完拿著焊錘和一把紅色碎花長傘離開。14時30分許,他聽同事說武鵬山殺害了范先忠。戴義濤的證言與其證言相印證。

                19、證人潘二勇證言證實:范先忠作為他們車間的副主任負責維修工的主、副操手的級別確定,而主、副操手級別工資差距有二三百元。范先忠將武鵬山定級為副操手,武鵬山認為該定級不合理,并于2011年5月在車間點名會上與范先忠發生爭執。7月5日,他聽說武鵬山與范先忠又發生矛盾而打架,是曹洋與戴義濤將二人拉開的。

                20、證人金梅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10時30分許,她在急診科打掃衛生時,發現一把紅色、周邊有小花的傘在急診科門外的地上。13時許,她拾起該傘到食堂就餐。后將該傘交給警察。提取筆錄證實公安機關依法從金梅處提取了該傘。

                21、證人周正萍證言證實:2011年7月5日9時許,她丈夫范先忠打電話告訴她,其被人毆打了,讓她哥周正全到醫院陪診。范先河從她處得知范先忠被打在醫院就診,也趕往醫院陪護。周正全回家后告訴她范先忠無大礙。中午,范先忠和范先河均未回家吃飯。之后她二姐周正霞和三姐周正琴告訴她范先忠被害了。

                22、證人陳月靜證言證實:2011年2、3月份,她丈夫武鵬山調整到金禾公司四公司范先忠主任負責的車間從事焊工。期間,聽武鵬山說,不論其怎么努力工作都得不到范先忠的肯定。同年7月5日11時許,武鵬山打電話告訴她:“我和人家打架了,他弟弟先動手的,我此時在城北派出所?!焙笏脚沙鏊ㄟ^窗戶看見武鵬山坐在木椅上,左手流著血。武鵬山腰部所掛的鑰匙環上有一把水果刀是她兒子武云峰網購所得。

                23、證人武云峰證言證實:2010年3、4月份,他從“拍拍網”上購得一把折疊式水果刀,才買的時候是軍用迷彩色,單刃。后被他父親武鵬山拿走了并掛在其鑰匙環上。網購記錄等書證印證了武云峰在“拍拍網”購買水果刀的情況。

                24、上訴人武鵬山供述及辨認筆錄證實:他在安徽省金禾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四公司三胺二車間任焊工期間與副主任范先忠因工作發生矛盾。他認為平時工作如何努力也得不到范先忠的認可,他的焊工技術應屬主操手的水平,卻被定級為副操手,每月工資少300余元,他認為系范先忠有意為難,所以向公司遞交了調整工作崗位的報告。

                2011年7月5日8時許,公司經理方泉在辦公室告訴他沒有合適的崗位可供調整。他堅持要求調整,但未得到明確答復。他心生怒氣,便到車間找到范先忠,用焊錘敲打范的后背,同事曹陽將他們拉開并奪下焊錘。方泉與盛斌趕到現場將他喊至辦公室訓話,并安排儲曉暉帶范先忠到縣醫院檢查。他知道公司有規定,工人不聽從領導安排要下崗,所以就丟下“不干了”這句話,帶著焊錘、雨傘等物品離開公司。途中,他越想越生氣,在撥打儲曉暉的手機確認范先忠在縣人民醫院急診科就診后,他到該科的醫護辦公室找到范先忠。他先用雨傘戳搗范先忠的后背,范先河便上前打他,范先河持一把紅色美工刀砍向他,他本能的左手一擋,砍在他的左手臂。后他持焊錘與范先河廝打至辦公室外的走廊,他的焊錘被范先忠和范先河緊緊抓住。他就持隨身攜帶的水果刀朝范先河亂劃亂捅五六刀,感覺捅到下腹部的位置。范先河被捅后離開,他則持刀捅刺范先忠,范先忠跑回醫護辦公室。在該辦公室,他持刀捅刺范先忠的左下腹五六刀。聽見范先忠哭了之后,他就拾起焊錘到城北派出所投案。他行兇的水果刀是其子武云峰從網上所購,他平時掛在鑰匙環上。

                25、戶籍證明證實了上訴人武鵬山的出生日期等基本情況。

                本院認為:上訴人武鵬山因工作糾紛毆打范先忠后,又到范先忠就診的醫院滋事,在與范先忠、范先河的廝打中,其先持刀捅刺范先河胸部數刀,在范先河逃離后又持刀追殺范先忠,捅刺范先忠胸部數刀,致二人心包破裂死亡,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且系直接故意殺人,武鵬山稱其行為不屬直接故意殺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武鵬山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后果特別嚴重,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社會危害性極大,依法應予嚴懲。鑒于武鵬山案發后投案自首,歸案后如實供述,認罪態度較好,二審期間其親屬積極代為賠償被害人親屬經濟損失,取得了被害方的諒解,可對其判處死刑不立即執行。對武鵬山及其辯護人請求二審對其從輕處罰的上訴理由和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四十八條、第五十七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維持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滁刑初字第0000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的第五項,即犯罪工具折疊式彈簧水果刀、焊錘予以沒收;

                二、撤銷安徽省滁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2)滁刑初字第00002號刑事附帶民事判決的第一項,即被告人武鵬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三、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武鵬山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余乃榮

                代理審判員  段志俠

                代理審判員  吳春濤

                二〇一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書  記  員  明恒傳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

                第二百三十二條故意殺人的,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

                第四十八條死刑只適用于罪行極其嚴重的犯罪分子。對于應當判處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須立即執行的,可以判處死刑同時宣告緩期二年執行。

                死刑除依法由最高人民法院判決的以外,都應當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準。死刑緩期執行的,可以由高級人民法院判決或者核準。

                第五十七條第一款對于被判處死刑、無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應當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

                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二)項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過審理后,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理:

               ?。ㄒ唬┰袥Q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

                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ǘ┰袥Q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

              跪下滴蜡变态光屁股挨打
                <track id="9dddf"><track id="9dddf"><strike id="9dddf"></strike></track></track>

                    <track id="9dddf"></track>

                    <pre id="9dddf"></pre>

                      <track id="9dddf"></track>

                          添加微信×

                          掃描添加微信